构建健康和谐的设计生态-专家观点-中装智库网_找专家设计您的建筑空间 
主办: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设计专业委员会    联系电话:13901258367    邮箱:cadt11@163.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构建健康和谐的设计生态

发表于2017-09-18 01:54:59   作者:李朝阳  总浏览量:


 


不可否认,近二三十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设计行业也取得了显著成绩,但室内设计看似繁荣的表象背后也潜藏着设计的无序发展,并不代表真正的多元化和健康的发展轨迹。所谓多元化发展也并非各种风格、各种思潮混乱无序地存在,更不是只一味追求所谓的“新中式”,这都是我们所置身的设计生态出现了问题,产生了偏离。此时,迫切需要一个健康的、契合人性复归的设计理念去建构和统领,以契合设计生态的内在秩序和逻辑,并贯穿于空间环境的每一个角落,使室内设计能够定位、辨向,并得到某种归属感和认同感。

我们都知道,建筑所限定出的室内空间,是人类社会为自身生活所创造的人造环境。每当一座建筑的形成,就会立即产生一个“新”的室内活动的庞大有机体。室内空间最早使人从自然界中脱离出来,进一步发展则使人脱离自然,在生活的各个角落充满着人造物。室内设计历经多种变革走到今天,其发展趋势明显的轨迹之一也是建筑(包括室内空间)与自然、人文的有机和谐。照理说,人们有意识地在自然环境中去塑造人造空间,应该是自然的、理性的,但现实并非如此。

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物质生活日益丰富和外来文化的强烈冲击,使我们的生活环境产生了巨大变化,众多所谓风格、流派争奇斗妍,价值观的倾斜、心态的失衡、审美的偏离,使人们的头脑逐渐发烧起来。于是,诸多心态再也按捺不住,争先恐后粉墨登场:琉璃瓦与玻璃幕竞相在建筑中争奇斗妍,窝头土菜与沙拉汉堡同时出现在餐饮空间里“东北二人转”与“蓝色多瑙河”并肩汇入大街小巷,“辣妈超女”与“长腿欧巴”充斥各色荧屏舞台,似乎这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多元化繁荣局面。可以发现,我们曾经、已经、仍然被“权力美学”“权威美学”“大妈美学”绑架着,并以此作为主流价值观、审美观来“弘扬”,甚至以此为时尚而大行其道。这种新一轮的同质化取向(新中式就是个例子)只能使人朝着同一个的方向行进,而缺失了对差异化的尊重。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似乎呈现出主流状态的设计陋习与美学意识普遍缺乏对人文精神及地域差异的尊重,使真正注重文化追求的设计遭受冷遇、排挤,以至于很大程度上,时尚精神胜过了场所精神。这种状态实质上已经脱离了人们的需求和设计的本质,因为在社会价值标准处于混沌的情况下,所谓室内设计只能屈从于怪诞的造型堆砌和视觉冲击力,变得愈发盲从、浅薄和无助,却不能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做好应该做的事。

因此,我们如果对室内设计毫无节制、追求噱头、崇尚权贵,只能昭示出我们设计的低能,与环境毫无关系、与人文毫无关联,缺乏逻辑、缺失理念。


过去百年的我们,一直仰视西方;但一夜暴富之后,似乎又开始俯视西方。过去的谦卑和自卑,今天的自信与自负,是那么迅速而自然地在我们的身上交替呈现。只是,当我们一不留神由自信走向自负的时候,其实我们的设计仍处于抄袭、模仿状态,而我们却并不清醒,显露出我们的不成熟。实际上,对设计的过分关注,过度设计也是非理性心态的显现,折射出我们对室内设计普遍缺乏思辨意识和冷静心态,昭示出我们设计的不成熟。记得本月初微信朋友圈里都在发《原创已死》的文章,对抄袭现象大行其道有些悲观!实际上不是原创已死,而是原创的环境已死,这都是我们的设计生态出现的问题造成的局面!

上面的这些问题,有些是设计问题的表层,有些触及到的则是设计问题“隐性”层面。

我们都很清楚,中国发展之快的确有目共睹,但心灵的虚无和迷茫也十分让人吃惊。当财富日益丰厚的时候,在这片土地上,人们居然开始为“吃什么安全”而发愁。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物质匮乏,设计萌动;九十年代开始,物质逐步富足,设计也日渐兴盛;从本世纪初到现在,随着国外设计思潮的冲击和对自身文化的回望,我们对设计思想日益迷茫却是不争的事实,反而越来越迷糊了。这种局面,显露出我们的不成熟。

多少年来,我们似乎一直在高度重视中国的室内设计,但由于没有触及到一些本质的东西,所以多年来大都是在谈设计的视觉表象,而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由于没有触及到本质,所以我们只能在这些表层上打转转。更可气和可笑的是,我们往往刚为一个错误的设计失误付完高昂的学费,却又开始为下一个类似失误支付更高的学费,以至于成为我们已经麻木的“常态”,成为病态的恶性循环。

 诚然,室内设计是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体,而创新则是这种结合的黏合剂与原动力。创新意识人人都有,而且由来已久,对室内设计的创新也是如此。因为人人都有不甘寂寞、无法抑制的想像力和创造力。中国人较西方人缺乏创造力,这似乎已被众人所共识,也一向成为各个领域的热点话题,于是,“创新”产品成了当下炙手可热的时髦名词。

无法否认,把室内设计“创新”看作“美化外观”、“求奇搞怪”或者“贪大求新”,这种观念至今依然盛行。为形式而形式,与功能要求和人文环境相互脱节,只是将别人成功的设计进行简单模仿或东拼西凑便美其名曰“创新”,除了让人隐约找出原创的影子之外,这种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对于我们正确理解设计“创新”也是一种戕害。以至于有些设计师对“创新”的解读出现偏差,甚至在功能方面、对人的需求还缺乏基本满足,就开始赋予“雷人”或“炫目”的装饰,美其名曰“创新”设计,导致“创新”意识成了设计邪招,逐渐使设计脱离了本体,突破了原则。


“创新”已然成为一种时尚,各行各业都在标榜创新。反观人类渊远流长的历史长河,矗立着许多经典作品,从没有一个时期把“创新”这个词喊到像今天这样邪乎。室内设计作为“创新”的前沿阵地之一,人们似乎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创新就是设计的全部。好像有一个天然逻辑:只要设计就必须有个性,要个性就必须与众不同。于是,标新立异一度成为室内设计的不二法宝,对“创新”的追逐几乎到了一个病态程度,也只好用“多元化”来作为“皇帝的新衣”。由于不断受到西方思潮的冲击,更疏于挖掘传统文化经典,中西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使得原本纯正的“血统”变为了“混血”,对设计创新还停留在外在形式,而非内在底蕴。

我们处在这样一个信息技术革命的时期,这也是设计史上的膨胀时期,一时间,所谓新观念、新形式、新手法、新材料层出不穷,让人乐意在一个没有高度、缺乏深度、处于表层的语境中去探索各种设计的所谓风格,使人们误以为这就是设计的创新。

不知何时,“玩设计”、“玩概念”的现象不但在国内设计院校中逐步蔓延,而且为数不少的设计师也深受影响,甚至首当其冲。以至于搞出来的设计大而无当,令人虚头巴脑、不知所云。重概念,轻功能;重创意,轻技术,导致设计与社会实践脱节,严重忽视设计的功能性和社会性。


这些非理性、非正常的现象,表层原因是对外来或本土文化不加选择地摄取,更深层的则是自卑心理的作祟或者对自身文化的过度迷恋。当然这主要来自于决策者或甲方的审美取向,但深层次原因还是人的视野和认识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创新思维的僵化和惰性在作怪,这是扼杀设计和设计创新的首要因素,它突出表现为思维功能固化、过分注重形式,迷信权威、哗众取宠、好大喜功。

显然,这种非正常的、病态的人文生态,也是我们室内设计领域不可忽视、亟需扭转的重要问题。


大家都知道,我们所处的室内空间均离不开其特有的人文环境,而不仅于它的平面特点和表面装饰。在这个空间环境里,室内设计不只是满足人的个人需求,还应注重人与人的交往对环境提出的各种要求,环境对人的行为规范,以及满足作为一个集合体和审美对象的室内设计系统对其提出的要求。室内空间所面临的服务对象也会涉及到不同层次、不同职业、不同种族等,因此可以说,我们塑造的室内空间环境是社会化的行为场所,室内设计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不同人的健康需求


除了物质基础,我们塑造的室内空间环境在不同时期和地域的表现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包括社会的、民族的、文化的、技术的以及个人的。室内设计的职责之一就在于它能为生活、娱乐、交往、文化等社会活动创造有组织的空间,但不同的空间环境均有其自身的功能和特质。空间的功能一般对它的空间形态和气氛的营造具有基本作用,每个时期的各种功能空间的特点均反映在它的空间布局和组织之中,如休闲空间、餐饮空间、娱乐空间、观演空间、工作空间等都存在各自功能特征、风格样式和空间布局。因此,从功能的角度看,室内设计具有理性状态下的多样性。

显然,室内空间本身是复杂多样的,但空间的表现最终都要通过形式语言以一定的组织方式呈现出来。形式语言在发展过程中积淀下许多约定俗成的内容,来自于人对生活的感受和归纳,反射到空间的感情和解读自然也各不相同。对社会及人文的理解,个体之间也会产生较大差异,我们所营造的室内环境也就随之产生不同的空间性格,以适应人和社会的各种不同需求,随之便形成了特有的空间气质和性格的多元化,使不同类型的空间在设计中体现出不同的性格和气质。现代购物空间需要布局合理、充满人气;博览空间则需要流线清晰、文化气质和安谧氛围。即使对同一类型的室内环境设计,人们对其空间也会有不同的要求,如都市酒店大多追求时尚、华贵以及对自然的渴求和奢望;而乡野景区中的度假酒店,其空间则力图展现与周围环境的融合和交流。这时人们对空间环境所探寻的显然是人对自然的迷恋和人对人的良性互动,人们希望这两方面都能在空间中得到充分体现,而不被由人自己创造出来的物质所“奴役”。这种对室内空间环境的不同追逐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也就是说,室内设计作为从家庭到城市之间的传递载体,必须建立于现代条件下的感情基础上,使家庭除了作为建立人与人的感情外,人与社会在这里又具备良性互动的可能。由此可见,室内设计首先要抓住不同空间的性格和个性特征,创造出诸如休闲性、娱乐性、展示性、纪念性、宗教性等不同的空间气质。

因此,尽管不同的室内空间具有各自的性格和气质,但就人的角度来考虑,均应满足“社会人”的合理的“健康”需求,这是人与环境的关系引导出来的不变理念和原则,作为设计师必须寻找理解和感受不同空间的共同基础。

实际上,我们设计师大部分时间是花在变数上,如物质上的限定、现场条件、空间处理、周边环境、材质的选用、光色的组织等。把握了可变数的实质,方能明确设计问题,但问题的解决需要一个合理健康的人文生态来支撑。这个“生态”,即是前述任何情况下均可适用的设计理念和原则。

用另一种方法认识这一原则,则应以动态的视角来审视。过去一些设计师常倾向于某种视觉注意力,设计时往往把室内空间看成静止的东西,实则更重要的却是它的动态:人的动态、人与空间和环境的互动作用,而不是仅局限于非自然的、静态的表面装饰。因为各类空间类型是多样的,存在不同的性格和个性;人的感受和体验也是综合的,在设计中必须对视、听、触的知觉加以考量,以取得良好的空间效果;由于生活是连续不断体验和感受的过程,因此要求我们应对历史文化、风俗习惯、时尚潮流保持高度关注,注重创造新的空间语境,使之赋予新的生命力和时代感。

无法回避,“功利心”已经成为我们当下许多人的状态,而文化中的实用主义倾向,一旦同功利产生联系,则进一步加剧了对底线的背离,逐步丧失了对文脉传承的坚定态度和对历史持续的热情。因此,在实用主义思想影响下,致使我们堕落为“技艺崇拜”、“物质崇拜”、“数据崇拜”、“明星崇拜”。最终功利导致了盲从、畸形,使得一切规则的底线均面临突破和崩溃。

其实,功利本身算不上什么罪过,而是断绝了对职业操守和神圣责任的感知与追求,最终为走向自恋、短视、庸俗推开了第一扇大门。实际上,功利与文化中的实用主义也十分相似,均是出于“自我”与文化中的人本主义,自我在人本主义思想的影响下不断发展,直至成为至今极端的自我膨胀。反观我们近年来的设计,仍存在着一个病态现象:不是这个流派占上风,就是要那个思潮处于主流;不是今天流行这种时尚材料,就是明天那种材料已经过时。导致室内设计行业仍不能厘清这些不成熟的自我人格发展进程,难以形成自己健康的思辨能力。

显然,设计师必须具有专业素养、实践能力和社会责任感。否则,很难从文化层面来构建健康的设计生态。

我们应该意识到,在这个后设计时代的当下,各种设计的创新都已见惯不怪。面对层出不穷的“创新”,人们越发会无动于衷,任何的呐喊、炫目、搞怪都不能再让我们感到惊讶。那么在这个“创新”泛滥的时代里,我们应该怎么办?不妨停一停、静一静,回望一下我们脚下的“历史肩膀”,也许会使创新更显扎实。经典作品之所以成为不可逾越的巅峰,就在于它的积淀和厚重感。勒.柯布西耶的抒情表意、密斯.凡.德.罗的“少就是多”、晚期现代派的局部夸张、后现代的讥讽嘲弄,以及当下对高科技、智能化的迷恋等,这些不同的思潮流派,均是各个时期设计发展的自然流露,同时也为我们设计思维的拓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沧海桑田,空间环境虽不断改变,而人的自然本质却变化较少,人有一种基本的、共通的东西(即人性)在延续。这就需要我们在设计中,应致力于把这些基本的构成要素转化为具有文化传承又契合当代发展的空间语言。

少一些怪异和刺激,多一些关怀和体贴;少一些矫揉和造作,多一些内在和气质。

当代也好,传统也罢;技术也好,唯美也罢,我们应当承认,室内设计必须要构建并坚守健康的设计生态;正是这个生态理念,才能促使我们构建室内设计的秩序和内在逻辑,并贯穿于空间环境的每一个角落。

当下,我们并非在一个静态的匀质空间中来体验空间场所,而是生活在人工与自然交织在一起的具体环境中。精神与客体分裂的后果会导致空间的混乱和认同感的沦丧,所以有必要为室内空间环境注入健康的理念,使其具有某种气质,使人在人造环境中能够定位、辨向,得到某种归属感、认同感。这种气质和精神,正是设计生态的自然流露。

那些由于陈旧的、过度频繁使用的俗套和程式化,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室内设计的表现力。凡是具有健康意义的设计手段都能反映人们的感受、知觉和情感,且在具有普遍意义的设计探索中常常可发掘出自然、鲜活的表现力,使其从根本上彰显对室内空间的适度控制,对技术及材质的合理表达,这实际上超过采用任何表面上的所谓设计“创新”。

室内设计作为艺术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仅要有理性的直言陈述,还要有非理性的喃喃细语;它不仅要表达时代精神,还要流露出历史的积淀与厚重;它不仅是科学技术的运用,还要有人文的、社会的有机结合。这是设计的“变数”的具体显现。人作为空间环境的构成因素,把“人”纳入过去只重“物”的整体性、统一性的设计范畴中,使人自然成为室内空间环境的主角之一       

文化即人化,就室内设计而言,既要见物,也要见人,不同的空间形象也总是能折射出它所从属的设计者的综合素养,是人性的主体在不同客体多种层面上的具体展现。应该相信,在体现人性的不同层面上,肯定会存在一种最接近人性自然展现的不变的生态理念,来支配其它可变的多元化发展趋向。我们目前面临的这个开放阶段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健康的、具有人性意义的那些“不变”的东西,它将替代那些非正常的病态现象。如果一味去迎合市侩猎奇,漠视空间环境的整体要求和综合体验,那些失控的设计作品必将会大行其道、愈演愈烈,形成一种无序的、与健康的时代精神相背离的、病态的社会生态。

可见,这里强调的健康的“生态”概念,主要宏观层面的阐释,是一种自然的、健康的社会状态,是对人们的社会需求的理性表达,是对健康人文精神的解读与彰显;而相对微观的专业层面,则包括我们设计师的生活态度、设计理念、专业技能、下游行业的支撑以及市场运行等共同构成的完整的系统和有机链条。

我们应当看到,当外部世界变得越来越相似,我们将愈加珍视从室内空间内部衍生出来的蕴藏的东西,我们彼此共通的东西越多,就会越强调自身的独特性。人性不仅体现在社会性方面,还将通过人的民族性、自在性展现出来。可见设计文化的民族性是时代的“雨刷器”无法冲洗掉的。所以说,我们提出的“生态”,就是在民族文化、地域文化背景下展现出的符合人性的时代精神和不变原则。秦汉时期的大气质朴和明式家具的洗练自然,就透出浓郁的自然气质和人性特征,毫无雕琢媚俗之气。这是在现代科技、现代材料、现代意识条件下,历史指示我们的有效选择,是“生态”理念在现阶段自然的深层展现和归宿。

事实上,我们缺乏为“普通人”、“普通设计”的勇气,害怕“平淡”、不敢“平淡”,但平淡是生活和工作的常态,精彩的“平淡”其实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时尚。室内设计也同样如此,一旦脱离了形态的束缚,便有可能进入创作的自由,由专注于炫酷或样式的翻新,转向对生态的尊重、对技术的革新、对行为心理的体验。一种不太注重视觉表层看似平淡的室内空间环境,可能就像思想性颇强的电影,也许并不卖座、并不炫目、并不刺激,但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时尚解读。这,难道不正是当下我们设计师普遍缺少的理性和成熟心态么?!

诚然,在坚守“生态”理念构建的自然、和谐的人文环境之下,室内设计的各种风格、流派、样式才能落到实处,才能带来室内设计及设计市场的真正繁荣!


 

上一篇: 设计引擎 享受设计

下一篇: 从废弃批发市场到世界级集团总部,这可能是今年最励志的改造项目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中装智库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1390125836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司辛庄路13号光合空间产业园D区118
邮箱:cadt11@163.com
京ICP备15032193号-2
中装智库
官方微信